节能减排是中国能源发展的基本国策

发表日期:2016-08-03  来源:智慧能源管理

    节能减排是中国能源发展的基本国策。在能源价格低迷、电力与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的今天,节能工作尤其不能放松。资源和环境压力是制约我国长期发展的重要瓶颈,而需求侧的节能降耗或成为重要的解决之道。

    数据显示,我国的单位GDP能耗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是欧美发达国家的2.5倍,节能降耗空间巨大。

    “中国的GDP翻倍,能耗可以不增加或者少增加,所以节能技术很重要。与以前重视末端治理做法不同,中国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源头治理和技术进步上。”7月2日,中石化集团原董事长傅成玉在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组织的“清洁能源技术评估与推广”活动上说。

    节能技术在降低中国能耗水平上的贡献,被专家类比为开发中国国土上面的“沙特阿拉伯油田”,其重要性可见一斑。但选择什么样的技术,如何推广这些技术,也正是当下节能减排领域广为困绕的问题。

    技术是开发本土“沙特油田”的关键

    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总裁陈新华在讨论中指出,目前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为43亿吨标煤/年,折合约30亿吨标油。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产量每年也只有5亿多吨。“如果中国GDP翻倍而能耗不增加,那就意味着若将中国单位GDP能耗强度降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可节约一半的能源消费,约合15亿吨标油,即在中国的国土上面,有好几个与沙特石油产量同等规模的‘油田’在等待开发。而节能技术就是在经济可行的基础上,来开发中国国土上面的‘沙特阿拉伯油田’。”纵观全国,当前占能源消费总量70%的工业领域仍是节能工作的重中之重。以被视为“开启国内循环水系统节能改造先河”的杭州泵浦节能技术公司多年节能实践为例,该公司是目前国内唯一专利法保护及专业从事流体输送研究的节能公司,其从2008年成立开始便利用其自有知识产权专利的技术组合,至今对百余家石化、电力、钢铁冶金、煤炭企业的循环水和中央空调循环水系统进行了改造,合计为企业每年节约7亿多度电,改造后系统的平均节能率达30%,最高可达到70%。

    每年节约7亿度电,按5000年利用小时测算,相当于少建了一个140兆瓦的电厂,节能带来“负瓦特”效果可见一斑。而根据该公司对国内重点行业的节能调查潜力分析,包括三家国有石油企业在内的石油化工行业循环水系统节能潜力非常大,初步测算行业总节能潜力为450亿度电/年。仍按5000年利用小时测算的话,每年节约450亿度电相当于少建了9个100万千瓦的大型火电厂。

    “如果我们的循环水系统在钢铁冶金行业全面实施,每年可节约105亿度电,而社会公共事业中央空调节电潜力,医院以及大型综合体的节电潜力在每年40亿度以上。”杭州泵浦节能技术有限公司技术工程师杨庆坤说。
    非技术壁垒挡道

    为鼓励工业节能,国家出台了诸如节能补贴、免征所得税、旧设备强制性淘汰目录等政策,还开展了千家企业节能行动、碳排放交易试点等多项工作。

    据介绍,到目前,国家发改委已发布了第八批节能减排技术目录,也推动了碳交易市场建设工作。工信部在科技部支持下,投入逾2000万元组织课题开展节能减排技术的筛选和推广,最终在11个行业发布了600多项技术。但事实上,这些技术的推广并不理想。以杭州泵浦为例,虽然该公司在2011年已被纳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推荐的节能技改目录企业,其循环水系统高效节能技术也被列为国家“十二五”重点节能技术,但市场开发仍旧非常困难。

    “近些年来,在节能技术推广上,我们的确遇到了许多非技术障碍。大家都知道我们的技术好,我们参加投标节电率最高,得分最高,发标方也认可,但最后合同还是给了其他公司。”杭州泵浦副总经理郭玉梅说。

    据记者了解,诸如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在傅成玉看来,一项新技术的诞生无疑将“分食”既得利益方的“蛋糕”,既得利益方可能会找出“一百条”理由阻碍该技术进入市场。

    “这并不只是一个企业的事。在我国,技术进步很难推广实际上往往是非技术壁垒,招标听起来很公平,但做起来就又是一回事。像我这样曾经在企业做高层的,对节能工作非常重视,但我们往往不了解具体项目的细节,想推动也很难。所以需要从国家层面解决,打破阻碍新技术推广的既得利益链条,必要时需要推动修改一些制度和法律条款。”傅成玉说。

    理念创新应先行

    在专家看来,节能新技术的推广首先要解决理念认识问题。傅成玉认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是决定中国能不能成功转型的关键,成功转型不仅要走节能减排之路,还要有发展质量和效益。

    以碳减排为例,如将“碳”当做一个资产来管理,就能变成效益,但要想将其变成效益,就要从源头开始。能耗总量管理是简单的粗放管理,要细化节能减排的经济考核指标。

    傅成玉进一步强调,在制造业转型过程中,如果认为过去的工业流程和技术都合理,就永无进步空间。而当前许多工业技术标准已不符合发展需要,亟需新的行业技术标准。他举例指出:“在石化行业,一个炼厂的裂解炉要加热到上千摄氏度,之后再冷却,有必要吗?”

    同时,伴随“互联网+”兴起,制造业也要实现智能化转型。“工业制造业如果智能化了,能耗、物耗一定更低。从这一点上讲,工业制造业发展思路需要更加放宽,前一轮工业技术并不是最合理的。”傅成玉说。如在工业循环水系统上,我国的一些设计理念偏于保守,设计与实际运行偏差经常比较大,“大马拉小车”的现象很普遍。长期以来的设计并没有关注到循环水系统不优化,带来的能耗损失会如此大。

    专家一致认为,需要重新评估传统工业制造业流程的合理性,要勇于否认那些过时的不合理的流程和技术理念,给创新留空间。

    大规模商业化需创新商业模式

    此外,原国家经贸委节能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原能源局巡视员白荣春指出,虽然节能减排很大程度上要靠节能技术的推广,但选择什么样的技术,如何推广,还需要深入探讨。

    当前,市场对于节能技术的推广应用还寄希望于国家补贴。专家普遍认为,事实上现在补贴政策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政策”。“对于已有高投资回报率的节能技术方案不能再寄希望于国家补贴。这样的技术推广最需要的是市场。”白荣春说。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副院长刘文强认为,企业在节能减排技术推广过程中遇到的好多问题并不是孤立的。循环水系统的节能问题,实际上最终还是反映出电机的节能降耗。但所有的电机都面临的共同问题是量大、分散,这就导致节能技术在过程中交易成本很高,因此需要在市场推广上狠下工夫,降低交易成本。

    亚洲开发银行能源领域技术总顾问翟永平亦指出,银行对某一技术给予的贷款支持取决于三个基本条件:可观的市场规模、成熟的技术解决方案和可操作的商业模式。诸如杭州泵浦的节能技术可被视为一套成熟的解决方案,但要获得银行贷款还需要做大规模,并有可行的商业模式。他建议,可以以杭州泵浦的节能技术为案例,研究银行如何通过创新的商业模式,大规模介入类似的技术领域。

COPYRIGHT © 2013 湖北碳交中心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13012389号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31号知音广场17楼  电话:400-870-8730